为风风风风

作为一个侠all根本找不到写文的同好
就是,萧疏寒兰花叶盛兰原随云方思明蔡居诚邱居新楚遗风风无涯齐无悔全部上一遍的那种,侠all
找不到的这辈子都找不到的
这个月两篇文写完就瘫了
没有同好我要死了

它原文被封了你们懂我意思吧
:)
生活终于对我这个小可怜儿伸出魔爪了吗
算了
侠明小破车,在线ooc

我来ky一下我一直不吃的某对cp,不打tag了,怕被喷。
大体总结一下就是,我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你还给傻逼织毛衣。咳,后面这句没有。
具体来说,就是
你爱着一个傻逼,那个傻逼抢了你的未婚妻,你原谅他,说没关系我喜欢的是你,那个傻逼还跟你的未婚妻生了个崽儿,你原谅他,说谁让我喜欢你呢,傻逼死了,你年年去祭奠他,还帮他关照他的养子。
多年之后你还帮他申冤,你说啊你沉冤得雪了我没有辜负你我以后还要继续喜欢你。
可以,很棒。
牛逼。

【韩叶】早起,锻炼

叶修和韩文清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也都是第一次准备好好和一个人过日子。

他们最初确定关系真算得上蜜里调油,那还是世邀赛的时候,因为见不上面,连叶修都主动买了手机,就为了天天和韩文清打电话,时不时还连个视频,腻歪的很。

后来回国了,叶修到电竞总局交代完了第一时间就跑到霸图去找韩文清,韩文清瞅着这人风尘仆仆还满眼带笑的扑进自己怀里,那一刻真是心都软成水儿了。

之后又过了一个赛季,韩文清也退役了,他俩就买了套房子住一块了。
刚搬进去那天叶修还啧了两声:“知名电竞选手与爱人同居,年薪千万住房却只有九十平米,到底是人心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
结果“啪!”的一声,叶修没音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韩文清,想摸自己屁股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还要大声逼逼韩文清你是不是耍流氓,大男人一个还这么小心眼。


然后他就被韩文清扛到卧室去体验新床。
当然,真的只是体验,因为韩队长发现新家里没放套。
叶修那天差点笑死在床上。

就这么过了一段时间,叶修和韩文清都渐渐发现,过日子是真的难,以前不觉得,生活渐渐平淡,各种不和谐就冒出来了。

叶修这十几年时间表就没稳定过,最开始几年带着嘉世打拼,要不是有吴雪峰看着估计都能累出毛病,后来嘉世情况好些了,他又经常偷偷摸摸半夜跑网游里闹腾,有时候早上起来晚了也没人管他,这就养成习惯了。
而韩文清起先也和叶修基本一样,但他比叶修有节制的多,后来队里更是来了张新杰,把整个霸图的时间表变得十分科学规律,例如最基本的就是早上七点起床,七点半吃饭,八点锻炼,中午饭后睡一个小时午觉,晚上十一点上床。


韩文清早就养成了习惯,也觉得对身体好,所以他一直也想叶修跟自己一起,但叶修首先就基本没有在早上七点起过床,最多通宵到那个时候。
而现在韩文清每次起床都试图把叶修叫起来不说,还要把他拉出去跑步,这可真是要了叶修的老命了,就因为这他们俩都好几次差点吵起来。

叶修觉得韩文清强人所难,韩文清觉得叶修懒懒散散。


没有哪对爱人的生活一帆风顺,即使他们平时避而不谈,也知道磨合不顺对感情有多大的挫败。
这天临睡前,韩文清还在洗漱,叶修趴在床上玩别踩白块,眼瞅着又刷出来个新纪录,他又忧心起明天早上,瘫了半天干脆又摆弄了一会手机就重新趴回床上等韩文清上床。
韩文清出来的时候就穿了个背心内裤,大腿肌肉紧绷结实,叶修都不知道摸过多少次,手感好的一塌糊涂,他瞅了瞅韩文清又捏了捏自个腰腿上的软肉,一撇嘴。


第二天清早,韩文清终于没叫叶修起床,可能也是想明白他这估摸着也没法改了,顺其自然,反正自己也不能真跟他动手,搓了几把叶修的头毛说回来给他带早饭。

结果就是今天,他洗漱完出了浴室,就看见叶修穿戴整齐哈欠连天的叼着个面包窝在沙发上,好像是在等他。
叶修一抬头,见他出来了,顺手就把剩下的半个面包塞他嘴里,声音困倦的说:“等我洗把脸跟你一块出去。”
韩文清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也算镇定的看着外面天气给叶修拿了件外套,无论他要干什么,目前看起来应该是好事。

早上韩文清会绕着小区跑五六圈,一共也得将近四十分钟,这一路上韩文清硬是半拉半拽的把叶修给扯完了,还抽空问他今天怎么转性了。
叶修喘着粗气把自己挂在韩文清身上,说天天被钱包脸阴着脸训就算是自己也吃不消啊,得,为了夫夫和谐自个吃点亏,定个闹钟跟着锻炼吧,回头让他睡回笼觉就行。
韩文清向来冷硬的嘴角软了些许,觉得今天天气真不错。

要是叶修一直犟着可能韩文清还要跟着一块拗,但叶修先一服软韩文清就开始反省自己了,一口吃不成胖子,也不能立马就让叶修跟上自己的运动量,后来他俩就达成共识,韩文清早上照常出门,叶修多睡半个钟头,然后再下楼陪韩文清锻炼。
夫夫达成了荣耀,床之后的第三个大和谐。

——
事后一个月,叶修捏着好不容易消失的小肚腩美滋滋的瘫进韩文清怀里。

少侠x萧疏寒
Ooc预警
下药婴儿车
半小时产物看完不许骂我
骂我我就打你

宋居亦,郑居和,原随云的屁股。
你们这些人好坏喔。
人家写文你们不看,就喜欢看男人屁股。
哼。

【皓叶】下垂眼.上

●自动避雷
●有上就没有下系列
●渣文笔ooc

刘皓退役了,在家楼下的咖啡店里上班,三年的时光磨光了他的棱角,也磨去了他在世人眼中的身份,来来往往的客人已经很少有能认出他来的了。






咖啡店除了他还有店长和一个只有周末来上班的小姑娘,这小姑娘是荣耀玩家,最开始玩的时候就是在店里的电脑上,刘皓从她身后路过看见小姑娘jjc输的简直一塌糊涂,用的还是魔剑士之外他最熟悉的战法。




当时没忍住他就提点了几句,结果被小姑娘一个白眼翻过来说“有本事皓哥你来打啊。”




这几年刘皓也没彻底远离这个他付出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的圈子,他现在用的号在兴欣工会的分会里还是个上层人物。





于是刘皓也就帮小姑娘打了一场,对面不难对付,只是小姑娘操作实在太菜。




在这之后小姑娘把他当做同好,每次上班就扯着刘皓聊荣耀,聊现在还是联盟第一脸的周泽楷,聊现在还是一个妹子都没有的蓝雨,聊已经拿了两个冠军的兴欣,聊荣耀史上堪称传奇的……叶修。




刘皓承认,他自己应该是喜欢叶修的,所以才想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他离自己近一点,再近一点,直到能与他并肩。
但最后也没得逞。




“……皓哥?皓哥你想什么呢,又跑神。”
小姑娘扯了扯他的衣袖把他从回忆里拽出来。





刘皓扯着嘴角笑了笑,把电脑上的网页关掉赶着小姑娘去干活,学着店长的样子训她:“又偷懒,不好好上班扣工资了啊。”





小姑娘撇着嘴跑了,刘皓缩进柜台后面准备算个账,一到周末来赶作业的学生总是特别多。




“刘皓——!快点过来!”
结果他还没碰到鼠标呢,咖啡店后面的小院子就传来店长的喊声。




咖啡店后面是店长的小花园,自从发现刘皓会养花之后就让他把这活也包揽了。
刘皓养过花花草草,因为叶修烟瘾太大,自个就老给他屋里放点植物,结果叶修也不好好养,时间久了刘皓专门给叶修养花养草都养出来经验了。
这次店长不知道又给捯饬出来什么事……





刘皓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给花架上的小盆康乃馨换了个花盆又撒了点肥料,这才把店长安抚好。
“哎……我之前看这花都蔫吧了吓我一跳。”
店长是个快三十的男人,长得还行,有一双颇为熟悉的下垂眼,刘皓想这可能就是自己一直在这工作的原因。
只是因为和那个人颇为相像的眼睛。

【周叶周】与你

○ooc预警
○周叶周无差







“前辈,我喜欢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叶修。”




……





当地图一角只剩下三人对峙时,周泽楷才发觉自己的手已经开始轻颤,高水平高强度的操作已经让他有些坚持不了,但是他现在必须击败两个敌人,这是决定荣耀世邀赛首个总冠军的时刻……也是决定他能不能拿着第三个冠军奖杯向叶修告白的时刻。
观众席从欢呼慢慢转向沉寂,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那三个角色,其中礼帽风衣的身影格外的吸引人,那是一枪穿云,由周泽楷操作的一枪穿云。
周泽楷在世邀赛中大放异彩,能力长相都无可挑剔的帅哥,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讨喜的。
而现在,周泽楷只要战败两个敌人,就能为国争光。
但是有希望吗?在同样残血的情况下,周泽楷基本处于败势。
一个普攻都能结束的比赛,却比任何时候都让人揪心。
所有人都在期盼着,怀疑着,等待着。
看周泽楷能不能又创下一个奇迹。








周泽楷呢,他小心翼翼的和对面的两人僵持,脑海中划过一个又一个方案,又一个又一个否决,他有些急了。
但是这场景……
这场景跟刚过去的那场荣耀联赛不是很像吗?
那场让他们轮回没有拿到三连冠的比赛。
那场虽然败了但是没有一点不服气的比赛。
自己敬爱的喜欢的前辈,面对类似这样的场景,是怎么做的呢?
他赢了,赢得堪称一绝。
而此时,前辈就在台下,认真的看着自己,夺取下属于他们的世界冠军。
更何况,自己的对手还少了一个。
周泽楷笑了笑。
手起,枪响。
“砰!砰!”






“荣耀世邀赛第一届总冠军,中国队!”










“干的不错啊小周。”叶修晚上来了周泽楷房间串门,顺便替他做着手操,他最后的那波爆发手速直飚600,可能得缓好一阵子。
“谢谢前辈。”周泽楷笑了笑,因为叶修亲近的动作有些脸红。
“可别嘚瑟啊,跟我比你还差着点。”叶修挑着眼笑,顺手捏了把后辈白嫩俊秀的脸颊。
周泽楷也不在意,只管低着头,脸上带着难言之欲,还有丝丝羞涩。
那表情看起来就跟拿着情书磨磨蹭蹭想给又不敢给的纯情女生有的一拼。
叶修被周泽楷这表情吓的一抖,却好像心有期待一样没告辞,只是拍了拍周泽楷的肩。
“小周你脸色不对啊,怎么了。”
周泽楷犹犹豫豫的看着叶修,突然把叶修推到沙发上,自己翻身单膝跪在地上,拿出了一直珍重的放在贴身口袋里的冠军戒指,那是一个淡金色的指环,印着Glory,内侧还刻着周泽楷和一枪穿云的名字。
“前辈,我喜欢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叶修。”
枪王是行动派,叶修很清楚。
但是他完全没料到这人居然…这么突然的,就……
“咳…小周,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叶修想把周泽楷拉起来,但周泽楷就是跪着不起,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的架势。
“不快,喜欢前辈,四年,很长。”
周泽楷看着叶修,语气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别人面前腼腆寡言的枪王。
叶修呼了口气,轻轻握住周泽楷拿戒指的手。
“小周,我可是拿了四个冠军呢,世邀赛的冠军也有我一份功劳吧,这个先不算,那怎么着你也得拿着第四个冠军戒指再跟我表白吧。”
周泽楷其实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听见这话登时抬起头,本来就漂亮的眼睛里似乎都有光。
“前辈,下一届荣耀联赛,冠军,轮回。”
“嘿你这小子……我们兴欣也不弱。”
“为了前辈,冠军,肯定是轮回。”
“嘁……这可是你说的啊。”







“前辈,等我一个赛季。”
“行行行,就一个赛季啊。”








自世邀赛以后叶修就回了叶家,去弟弟那帮帮工,没事就逗逗小点,打打荣耀,有时候还能带着朋友例如周泽楷黄少天之类的来家玩,除了经常会被强制禁烟以及按时断网之外,过得还是很悠闲的。
日子慢悠悠的往前走,荣耀联赛一场一场的打着,兴欣前期不适应,打了几场才慢慢稳住,到最后居然冲进了季后赛,但第一轮就惨败给了轮回。
而轮回呢,这一赛季高歌猛进,稳坐季后赛第一,最后直接杀入总决赛,险胜霸图,取得总冠军。
而那天,叶修就坐在台下。
看着周泽楷从比赛席出来,笑容明媚的有些晃眼。
看着他举起奖杯,拿过了冠军戒指。
看着他和霸图队员握手,然后拿过话筒,主动的,连主持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我带领轮回,第四个冠军,我要用这第四个冠军戒指,对我敬爱的,崇拜的,以及深爱的前辈,叶修,告白。”
叶修楞楞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在台下扫了一圈,果然看到了叶修,他笑了笑,腼腆,温柔,又带着丝毫不后悔的坚定。
不管台下喧声如何,祝福也好,激动也好,疑惑也好,愤慨也好,他眼里,只剩下一个人了。
保安护送轮回战队的人回俱乐部,因为周泽楷毫无预兆的出柜加表白,发布会在一周会举行。
叶修也被带来了,周泽楷怕他被部分激愤的粉丝迁怒,直接就拉回了卧室。
叶修其实到现在还是有点蒙,一点都没准备的,他就……被出柜了?
“……抱歉,前辈。”
周泽楷扯着衣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时候,激动…就没…”
“没事没事,反正在也早就准备跟你在一起之后出柜的,遮遮掩掩的也不好,现在只不过提早了而已。”
叶修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挺软的。
“不是这样…”
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腕,有些急切。
“我是怕前辈…不喜欢我…今天被迫跟我……出柜……”
最后两个字声音小的叶修差点没听清,他失笑,弹了周泽楷的脑门一下,叹着气把他圈到怀里。
“你说你这么聪明,怎么就看不出来我也喜欢了你三年呢。”
“……叶修……”
“嗯?”
“真好。”
“对啊。”








“三年,不长。”
“好好好,比不上你四年行了吧。”
“不是的…和前辈在一起之后…每一天,每一年…对我来说,都不够长。”
“那直接约定余生,这样总行了吧。”









一周之后,轮回总冠军及荣耀先后第一人出柜事件发布会正式开始。
叶修作为当事人也出场了,坐在周泽楷旁边,眼尖的还能看见周泽楷的队服和叶修的休闲外套里面的衣服是,情侣装。
多大的人了,这么有少女心。
发布会开始之后,记者们也就意思意思问了问得了冠军的感想和对未来的展望,然后立刻转战周叶二人。
“请问周泽楷先生您为什么会在那种时候向叶先生示好呢?”
周泽楷笑了笑:“我喜欢他,所以我不想等,夺冠的时候,最好。”
这是头一次能听到周泽楷如此完整易懂的回答,记者们都激动了,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那请问周队有没有想过出柜之后会对您的事业造成什么影响呢?毕竟现在的社会对同性恋的包容度还不是很高。我注意到您的微博粉丝数小幅度下降了。”
听到这个问题,周泽楷有些沉默,叶修握了握他的手,他回了一个笑,又说:“前辈等了一个赛季,不想委屈他。”
叶修等他说完,咳了两声,把话筒拉到面前:“咳,各位都知道我家小周不喜欢说话,我来说一下这个问题。粉丝们喜欢一个选手,首先是看他的操作,他的实力,最近几年又多了选手的长相,但是从来没有粉丝粉一个选手会粉他的性取向,这种东西不影响选手操作,角色实力,如果是真的喜欢一个选手的话,为什么会因为单纯的性取向就粉转黑呢?”
叶修顿了顿,又说:“职业选手是用手,用脑子,用操作,用经验打比赛,仅此而已。”
至此,发布会结束,叶修直接拉着周泽楷走了。
这次的报道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当然,这些都影响不了周泽楷和叶修二人。
他们已经准备夏休期的时候出去玩了。











半个月后,周泽楷的微博更新了一条。
配图是两双漂亮的手十指交叉而握,手上带着戒指和别致的手工情侣手链,还有八个冠军戒指和奖杯围成一圈。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文字只有一句。






“幸而你荣光加身时,是我有资格与你载入史册”

【韩叶】年少

○ooc预警
○没有什么逻辑大抵不是很好看

叶修和韩文清是在网游里认识的,两人作为当时就出了名的高手,打过不少次,胜负皆有,叶修居多,宿敌之称也是从那时候就传下来的。
但其实他们私底下关系不算差,平时也能聊两句,基本上都是以叶修把韩文清气到无语为结局。
不过韩文清从来没觉得有多讨厌这个人——大抵是叶修那样子像极了得意洋洋的小狐狸,有几分可爱。
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是荣耀第一赛季,嘉世主场,霸图的队员在休息室讨论战术的时候听见门被敲了几下,然后也没等应声门外的人就自顾自进来了,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后面跟着个男人,都穿着嘉世的队服。
一个叶修,一个吴雪峰。
韩文清眉头狠狠一皱,问着:“嘉世的?来干什么?”
叶修之前看霸图比赛的时候专门把韩文清那张脸调出来过,当时还跟队友吐槽这人怕不是黑社会混腻了来打游戏的,印象极其深刻,如今立马就把他认出来了。
“哎,韩文清是吧,这不一会就比赛了么,我先来探探口风……咳,别急别急,我就过来联络联络感情。”叶修话说一半,瞅着韩文清骤然阴下去的脸色,咳了一声连忙改口。
那时候的韩文清多嫩啊,按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喜欢装老成,但就算这样初次见面也把叶修惊了一惊,心里想着视频果然和现实不一样,这乍一看还是有点吓人。
这边呢,就算叶修每次比完赛都暗搓搓跑路,但韩文清听声音也把叶修认出来了,看着那张白白净净还笑吟吟的脸,心里也想着:果然和想象中一样,挺可爱的,还有点小嘲讽。



表白这事是韩文清先干的,那是第三赛季嘉世夺得冠军之后,韩文清把叶修堵在选手通道里,掐了叶修的烟,紧蹙的眉和阴沉的脸色让叶修忍不住思考起一会韩文清打起人来自己能不能护住自己贼宝贵的手。
“老,老韩啊……我知道我又拿了冠军你是很气,但是你也不用真人肉搏讨面子吧……”叶修摸了摸鼻尖,试图以理服人,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韩文清打断:“我挺喜欢你的,答不答应。”
叶修吓的一抖,一脸复杂的看着韩文清,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刚才韩文清说的应该是“我挺想打你的,答不答应。”吧?
“咳……你,你说啥?”
估计是叶修难得一脸傻样戳到了韩文清的什么点,他啧了一声低头去吻叶修——然后因为吻技生疏把这人的嘴角咬破了。
——那时候叶修没答应韩文清,但也没拒绝,只是说“下赛季你要是能从我手里抢个冠军,我就答应你。”




第四赛季,霸图转来了张新杰,也迎来了霸图的第一个冠军,这次是韩文清被堵了。
当时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吻弄得措手不及,他本以为叶修总是会有些不满的,结果看见叶修飞扬的眉眼间尽是些骄傲和少年意气,他听见叶修说:“荣耀前四赛季可就被咱俩包了,怎么着,高兴不?”
在韩文清印象里,那个少年多吸引人啊,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




韩文清想起自己第四赛季休假的时候,他俩准备出去玩两天,结果叶修懒得到处跑,直接去了Q市。
韩文清开车去接他,靠在车边等着,机场门前是个不长不短的阶梯,韩文清看着叶修除了自己什么都没带,从那楼梯上一路跑下来。
他当时怎么想的呢?这人多大了,有时候还欢脱的跟个小孩一样,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特别想伸出手让这个人扑进怀里抱紧了。
结果韩文清手还没伸出去了,叶修跑了一半突然朝他喊着:“哎老韩老韩接我一下!刹不住了!”
韩文清下意识的伸出手,心心念念的人就撞进了怀里,脑袋在自己胸口狠狠蹭了蹭。
叶修抬起头喘着气看他,嘴角是掩不住的笑,眼睛亮亮的,韩文清看着,总觉得他眼里有着天上的星星都比不上的光彩。
韩文清开车去他自己买的房子,叶修撑着头看着窗外,和韩文清闲聊。
“今天星星挺多的,明天估计是晴天,刚好适合出去玩。”
“嗯。”